相愛相殺—與物探工作者擦肩而過的那些植物
作者:魏海民 來源: 原創 日期:2019-06-04 瀏覽:666 次 [] [] []

提起滇西南的植物,作為一位來自北方的工科男來講,可以說是陌生者達80%,紅色的刺,柔性很強的藤,以及形形色色的花、草、樹。

記得有一天,跟一位文科的朋友聊起我的工作,她天真的問我:那你們上山有沒有保護措施呢?我回答道:“有啊,樹,草,藤,包括石頭,任何你可以抓住的東西”。雖然聽起來比較逗,然而在野外我們的確是這么做的。

當你遇到陡坡,陡坎,地埂兒,你需要上或者下,背著儀器,此時你手中的借力點,就是前方你可以抓牢且不會斷的任何東西,新鮮的藤,草,樹干。腳下的借力點,還是這些東西,能踩實的樹根樹干,草,石頭。此時這些花花草草,藤蔓枝葉,都可助你一臂之力。你還得感謝它們,是它們幫你一路前進,助你完成一天的數據采集工作。

除此之外,它們還有另一個重要的作用—為你的數據采集路線指引前進的方向。在云南山區開展物探外業,野外放點做的標記,使用傳統的筷子+紅布條的方式是不具有實際可操作性的,植被覆蓋厚,地形切割嚴重,于一片深深的草叢中,找到你拴有紅布條的筷子,無異于大海撈針。為了工作的方便,寫有點線號的紅布條一般都拴在草上,樹枝上,結實的藤上,如此等等在點位旁邊可以明顯觀察到的植物上。這些植物,堅強的支撐起你的坐標,讓你在開展工作時輕而易舉的知道自己身處何地,在哪條線上哪個點上,要去往何地,前進的方向是哪邊,甚至有時在一個地形獨特處的一堆竹子,都會是大家熟知的地標。

可以說是一種相愛吧。沒有它們,你就不能順利地過溝上坎下地埂。沒有他們,就沒有免費的坐標支撐點。在這里還不得不提到西藏的植物,當你踏入那片圣潔的土地,一花,一草,都顯得那么親切,那般的與眾不同。這些世界屋脊上的美麗精靈,很脆弱,一旦遭到破壞,恢復起來很困難。同時也很堅強,他們堅強的抗衡著低溫低氣壓低氧含量的種種考驗,扎根一寸,身高一尺,年復一年,冬去春來,與那片土地上單純的人類,與那片土地上堅強的動物生靈們,展示著自己獨有的風姿綽約,他們相輔相成,和諧的維護著那片圣潔的土地。

相愛,也深愛著遠在祖國北方以北的呼倫貝爾大草原,一望無際的綠色,萬物復蘇,是春天的另外一種韻味。秋風吹過,又是一望無際的金黃,是收獲的季節,是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情懷。這里有膘肥體壯的牛羊,四處奔騰的馬兒,它們也是當地牧民永遠的朋友。正是這片大草原,是這廣闊的大草原上的草,供養著這些生靈們世世代代在這里頌揚出無數美麗的歌謠,動人的神話。

 

然而,一切事物均有兩面性。這些可愛的、堅強的植物,很多時候也是你的“攔路虎”。淺綠色大葉草莖稈上的刺,紅色不知名的野草上毛茸茸的刺,還有一種比較粗的類似于樹干上長的尖尖的刺,亂七八糟的藤,被砍倒在地橫七豎八的干樹枝,會粘你一身黑色“飛鏢”的草,再加上火山巖地區的石林,塌陷區潛伏在深草中的裂縫,都是你前進途中的“絆腳石”。遮陽帽被拿走了,劃到臉了,戳眼睛了,劃胳膊大腿,藤蔓纏腳了,被腳下的干樹枝絆倒了,被厚厚的干樹葉滑倒了,類似于這樣的事情,每天都上演于我們的外業工作中。不管多熱,都要穿長袖長褲上山,褲腳最好扎起來,袖口的扣子系起來,遮陽帽,眼鏡,手套,都是保護你的重要武器。

在滇西南,跟你一般高的草,形形色色的刺,是很常見的。相比于這些,在樹林中開展作業反而比較容易。一般來講,樹長的高了,地上的草就少了,行進過程會相對順暢很多,還比較涼快。而當你前方出現一排刺,密密麻麻的擺在那里,又沒法繞開時,這就相當令人惱火了。

相愛,愛擦肩而過的這些植物對你的幫助,愛它們堅韌不拔的品格,愛它們的在風中搖曳的多姿多彩。相殺,是它們,阻礙了你前進的道路;是它們,讓一種叫做黏黏糊糊的玩意兒伴隨著你的外業工作服。是它們,影響了你行進的速度。與物探工作者擦肩而過的那些植物,相愛相殺,始終是這樣一種復雜的感情,在外業的每一天,重復的上演著,我們也在習慣著它們。

上一篇: 又到春來,江水綠
下一篇: 下井
国产免费AV吧在线观看